黑夜
我忘了什麼    什麼忘了我

依然無法解放    沒有空間的浩盪
收藏下的感傷    沒有時間的退讓

遺畫染血的模樣    怎麼是一人欣賞?

該不該向前走
走是一定的    也只能這樣

走了好久
才發現    畫中主人
手上的無名者    右邊的第二人
不見了

創作者介紹

:: elusive | 鏡花水月 ::

薛丁格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