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無法生存在陽光下
只能讓自尊無情地一一分解
我滿腔的欲望是否只能選擇在寂靜的暗處下
如洪水氾濫般,激昂宣洩

這是何等的待遇啊
為何同樣是真心之意
我的愛卻成了衣袖下的冰冷屍體
而四周滿是驚奇蜚語
彷彿這一切只能效法那千古以來
偉大的賢人所遵循的愛

是否愛必須入墓
我已抵達人生的終點時
我的靈魂方能在廣闊的天空下
揮灑炫麗的彩虹
高喊:「自由」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