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於記憶波間的側臉
從伸出的手指間流下
陽炎後搖晃的景色
是雖然夢幻卻也可愛的事物

連眼淚得意味都不知道的這件事
是稱為幸福的不幸
無法用言語表達的這痛苦的碎片
從眼瞳中溢出

遙遠的夢        現在仍然看得到
編織著瞬間        成為永遠
因為將這想法寄託於祈求
所以我會一直描繪著微笑

只是尋求著純潔無染的堅強
跨越痛苦及迷惘
相遇的必然      以相互的溫柔
染著我的心

遙遠的夢       不清醒也看得到
重疊著渺茫       成為牽絆
抬頭望去的天空持續延伸著
到遙遠的你那裡      不論何處

遙遠的夢      現在仍然看得到
編織著瞬間      成為永遠
因為將這想法寄託於祈求
所以我會一直描繪著微笑

遙遠的夢      不清醒也看得到
重疊著渺茫      成為牽絆
抬頭望去的天空持續延伸著
不論何處      到遙遠的你那裡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