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間普通的房子, 一名少年坐在窗邊, 百般無聊的玩射飛鏢的遊戲。 一旁的時鐘正接近四點的位置。

平時上課時, 這名少年一邊玩著智慧之輪一邊心不在焉的聽課。

一名同班的女學生被吸引了注意, “喂! 剛剛上課時你在玩智慧之輪吧! 借我玩玩。” 女學生試了又試, 就是沒辦法解開它。 “是不是沒辦法用很簡單的方式解開它, 就顯得我很笨?” 女學生困擾的說。

“怎麼會呢? 因為它真的很難解呀!” 少年說。

下課後, 天色也黑了。 這名少年在房間裡像是在等待甚麼, 不實的瞄著時鐘的時間, 一邊繼續著飛鏢遊戲.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一名戴著黑色墨鏡長髮的女子出現了, 拿了鑰匙開了門進去這名少年所在的客廳。 一個飛鏢就這樣子飛果這名女子的眼前, 正中牆上的靶心。 這名女子很不悅的說, “我不是說過不要把靶放在玄關嗎?”

少年自信滿滿的說, “沒關係啦! 我從來不會失手的。”

“我已經練的百發百中了, 而且在這裡除了這個也沒有其他東西可以玩。 這個我都已經玩膩了。”

“可是外面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 你難道不清楚嗎? 你這條命值多少錢?” 女子一邊說著一邊隨手點上一根煙。. “再說, 像你這樣專業的殺手, 我們組織可是一點都不想失去你. 所以除了工作以外, 我們不能讓你在外面閑晃。”

“原來我只有在工作時才算得上是人, 組織的論調還真是自私呀!” 少年不溫不火的說著。

“但是相對的, 負責代理人親自來幫你做飯, 這很有心不是嗎?”

“哈! 說的還真是好聽呢! 其實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要來監視我的吧!” 少年背靠著牆抬頭望向天花板說著。

“明天的早餐和中餐都放在冷藏庫了。 你就自己像之前一樣熱熱來吃吧!” 女子一邊收拾著手邊的工作, 一邊說著。

“你要回去啦? 偶爾也陪我吃吃飯嘛!”

“我的工作是幫你做飯, 但不包括陪你吃飯這項。” 女子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拿包. “來! 這給你, 這是你的新玩具。”

少年反射性的伸手去拿, “智慧之輪?”

“一個人玩的話, 還是這個最適合吧!”

“怎麼都是一些便宜的玩具呀! 我應該也幫組織賺了不少錢吧!” 少年認不住小小抱怨了一下。

“你的錢我都有幫你好好的保管著。 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未成年人身上還是不要有太多錢比較好。” 女子一邊說著一邊開門離去, 留下站在玄關一臉若有所思的少年。

‘相信嗎? 我有呀! 要不我怎麼會乖乖的待在這個房子裡呢?’ 少年如此想著。

少年隔天早上在上課前, 為自己沖了一杯黑咖啡, 正喝著, 昨天那名女學生又走了過來說到, “喝黑咖啡隊為不好。 或許是我有點多事, 但是我有的時候會看到你胃痛的樣子。”

“我知道喝黑咖啡不好, 不過我已經習慣了。 也有可能是我不喝牛奶的關係。”

一天又結束了。 開門的聲音, 吸引少年直接沖向玄關, “在等你呢!”

“不好意思今天有點晚了。 你很餓嗎?” 晚餐後, 女子如往常般, 說聲”再見”後, 就要離去。 就在這時候, 少年說道”咖啡, 泡一杯咖啡給我喝吧! 我想多喝一點。”

“咖啡? 你自己泡就好了。”

“你的工作不是照顧我的飲食嗎? 分內的事就要好好做呀!” “喂! 你從來都不把墨鏡拿掉的嗎?” 少年又這樣問著。

“現在是上班時間, 在說我沒有必要讓你知道我的長相。 好了!”

“我要喝黑咖啡。 “

“你從剛剛就很囉唆. 小孩子不該喝黑咖啡。”

“……”

“黑咖啡… 對胃不好.”

少年在女子離開後, 望這手中的牛奶咖啡, 開始慢慢的喝了起來。

隔日, “啊! 你不喝黑咖啡了! 你敢喝牛奶了嗎?”

“啊? 嗯.”

“如果是在無意識中改變, 算是好事。 對了! 你可不可以幫個忙, 幫我移東一下櫃子上的東西?”

少年點點頭, 開始動手幫女學生儀東櫃子上東西, 突然, 少年的手頓了一下, 女學生問到, “很重嗎?” “不會。” 少年一邊回著話, 一邊回想著剛剛的感覺。 ‘奇怪, 那是甚麼感覺? 好像是在重複某人的動作一樣.’

少年回家後掀開窗簾, 女子在身後如此說道, “怎麼回事? 不是說好不開窗子跟窗簾的嗎?”

“對不起, 我只是想讓風吹進來, 所以把最上面的窗子打開了. 放心好了, 我不會擅自跑掉的, 只要你們不先背叛我的話…”

“背叛你? 怎麼可能! 今天我沒有忘記煮咖啡喔!”

“嗯… 裡面也加了很多的牛奶. 謝謝!”

女子撇開頭, 少年問, “明天就會有工作進來了吧!” “明天就可以確定了。”

“工作… 我這次也會好好的去做的。” 少年說道。

“應該吧! 你一流的技術跟你的年齡一點都不符。”

“對呀! 所以… 事實上, 我不用藏起來, 也還是很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我之所以不離開這裡, 是因為來的人是你的緣故。”

女子回話, “我聽不懂你在說甚麼!”

“教授說下堂課要用老鼠, 要我們準備。” 一名學生說。

“要用猜拳嗎?” 另一名學生說。

“啊! 就用那個吧! 射飛鏢, 輸的人去拿。”

“開始吧!”

你先開始好了, 眾人指著少年說到。 少年一次就射中了紅心。 “好厲害!” “好強喔!”

少年看著自己的手, 納悶著, ‘我是第一次射飛鏢, 確知道要怎麼射?’

“啊! 今天還真早, 發生了甚麼事嗎?”

一名不認識的男子帶著墨鏡現身, 手中拿著一把槍。

“現在開始迷宮學習的實驗吧!” 教授如此說著。 “為了大家看清楚一點, 大家都到前面來吧!” 女學生即時提醒了少年, “到前面去吧!” “嗯。” 那一瞬間, 少年又有那種感覺了! ‘怎麼我好像只是重複別人的動作呢?”

“哼! 太慢了!” “啊!”

又來了, 感覺自己好像在重複別人動作似的, 但到底是在重複誰的動作呢? “從迷宮實驗中最優秀的小老鼠所生的老鼠們, 也會同樣的優秀。 這就是遺傳。” 教授如此說道。 “就讓我聯想到, 這世界上其他的同種老鼠, 會因為這樣子而變得能通過迷宮, 而人類似乎也是如此呢!”

“這不可能吧!” “就是說呀! 除非牠們有溝通方法…” “對呀對呀! 教授, 這還不是定律吧!”

‘雖然是第一次, 但自己的手卻知道該怎麼做, 因為自己和某人的行動同步調了, 這表示, 有個跟自己很相像的人, 曾經或正在做這些事。’

“啊! 怎麼回事! 這個男人是… 賺獎金的殺手嗎? 他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恧子慌亂的想著, 隨手將墨鏡摘了下來, 檢視著倒在地上已經死去的男人, 抬頭一望, 窗戶微開著, 而少年呢? 不見蹤影。 女子在大街上搜尋著, 忽然, “我在找你呢!” 一手拍上眼前的少年說到, “你沒事吧! 你的基地被外界發現是我們的失誤。 真是抱歉…” “啊! 等… 等一下, 你認錯人了!” 這名少年連忙表明身分, 女子仔細看了看, 這名少年外觀和她要尋找的那名少年完全一樣, 但雙眼中透露著純真與善良。 ‘真的是認錯了嗎? 也有可能的, 他的話, 眼神中多了冷漠與嗜血的氣息… 那真正的它又會在哪裡呢?’

少年坐在一家咖啡店裡, 頭上還纏著繃帶, 手上拿著智慧之輪, 像是在思考著甚麼。 這時候另外一名和他長得很像的少年, 正從窗外經過, 少年注意到了, “看來, 真的有人跟我長的很像呢!” 回頭再繼續解開智慧之輪, “如果那個人是真的跟握一模一樣… 那麼, 他應該也很快就能解開智慧之輪吧!” 說著, 桌上躺著的是… 已經解開的智慧之輪。

 


這個世界上會不會有另外一個自己同步存在著? 最近看了探索頻道霍金提出的一些關於時間的假設, 很有趣呢! 假如有平行的時空, 假如我們以為獨一無二的自己其實有很多, 假如我們不過是一個又一個複製後的投射影像... 之類的假設, 都非常地吸引人, 所以就寫了這篇~

, ,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