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中所及的世界        一如降生之初的寒夜
不知何時        已被誰輕易改寫 珍藏的誓約
心底悄然地枯竭        轉身前一瞥那般決絕
似摩羯的犄角        鋒利而冷冽

 

為自己而驕傲的血液        冷卻後只覺輕蔑
無法掙脫        輾轉炙烤矛盾的業火誰又能了解

 

瞳孔中的輪廓        依稀倒映著冷漠
被深藏心底的溫度        多少年仍舊無人看破
微笑也似沉默        靜靜守護的笨拙
伸出手遲疑地撫過 觸及臉龐卻又滑落        那不知名的枷鎖

 

傷害後一笑而過        刺痛的血跡不敢觸摸 
點滴背負        灰色回憶被封鎖        堆砌在角落
傷痕黑暗中交錯        獨自品嘗的不是灑脫
待到終究決堤        不會再退縮

 

像被荒草壓垮的駱駝 被       人譏笑的脆弱
累積太多        疲憊緘默此中因果已不屑去解說

 

傷口侵蝕隔膜        偽裝被記憶衝破
信任竟已如此單薄        只余難以明說的失落
誤解何必多說        懂我的總會懂我
情願咽下孤獨苦果        情願承擔所有的錯        是倔強還是執著

 

為自己而驕傲的血液        冷卻後只覺輕蔑 
無法掙脫        輾轉炙烤矛盾的業火誰又能了解

 

瞳孔中的輪廓        依稀倒映著冷漠
被深藏心底的溫度        多少年仍舊無人看破
微笑也似沉默        靜靜守護的笨拙
伸出手遲疑地撫過        觸及卻又滑落        不知名的枷鎖

 

在喧囂中穿梭        步伐永恆堅定沉著
昏暗之中才能窺見        那動搖與卑微的魂魄

 

回首來時已蹉跎        樹影依然婆娑
自嘲笑意一抹

 

在他們的生命中        無聲無息地走過

 

, ,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