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很久以前的故事。

 

  「來吧!來吧!」邀喝聲在熱鬧的市集傳開。

 

  人們的眼神像是在懼怕什麼一樣,他們詫異的看著一位,不,兩位嗎?

  那是有兩顆頭、一個身體的小丑。

 

  他們臉孔相似,左邊的頭是女孩子,她金黃色的頭髮上戴著一朵大大的白色蝴蝶結,在她的左臉上畫著一顆星星的圖案;而右邊的頭是男孩子,金黃色的短頭髮綁成一戳小馬尾,在他的右臉上有一滴水滴的圖樣。

  是一對,雙胞胎呀。

 

  正在發傳單的「小丑們」,一邊笑著發傳單,一邊這樣宣傳著:「快來看呀!今晚,要呈現給各位觀眾的是——

 

  被邀喝聲吸引的人越來越多,雖然在看見宣傳者是誰之後,都會嚇一大跳。甚至還有年輕旺盛的小伙子們,直接對他們喊:「是怪物啊!有怪物喔!」

 

  但「小丑們」並沒有在意,兩顆頭反而更開心的笑著,然後向那些年輕人遞出傳單說:「不妨來看看吧,我們這有很多『怪物』唷!」

 

  「背負著塵俗因果、空虛著爬行而出的忌諱與報應的孩子,」左邊的頭這樣說完之後,換右邊的頭接下去說:「連呱呱墜地時,顫抖的手腳也不能擁有的孩子;哭出聲來連舌頭都被人拔去的孩子。」

  接著,他們一起說了:「將那遮住頭頂的烏雲,當做母親愛慕著,而浮現出的笑容!」

  

  乾脆一把撒出傳單,在飛散的傳單之中,他們邊這樣大喊。

  「只有想看的人才能來唷!」

  一邊往森林的方向跑去。

 

  「啊啊,」拿著傳單的人們,厭惡地指著傳單說:「是恐怖的東西啊。」

  「有那樣的身體,也只能在馬戲團裡工作了吧!」

 

  

  戴著一頂白色帽子,疑惑的棕髮小女孩,聽著那些大人們這樣說,從地上撿起一張傳單來看。

 

  「恐怖的東西?」她瞧著上頭那些華麗的圖樣,好奇地往森林的方向看去。

 

  傳單上面,用黑色、華麗的字體這樣寫著:「Welcome to the circus!」

  右上角則是剛剛那對「小丑們」的圖案。最底下則表示演出時間以及第一天可以免費招待小孩子的訊息。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呢。」小女孩這樣說完之後,就回家去,央求母親帶她去看看馬戲團。

 

  大人們撿起傳單,這樣說了:「令人畏懼、討厭的畸形兒啊。」

  把傳單揉成一團,丟往一旁的垃圾桶。

 

× × ×

  因為是夜深演出,母親當然不會讓她出來看馬戲團。

  和媽媽大吵一架的小女孩,最後還是悄悄的從房間窗戶溜出去,手裡拿著那張傳單,往黑暗的森林走去。

 

  一個人走在被夜色渲染的森林中,隱約能聽見從前方傳來的音樂。

  樹葉颯颯的像是催促她:「走快點啊,走快點啊!再不快一點的話,會看不到有趣的東西唷。」

  

  撲面而來的冷風卻像是在阻止她前進一樣:「快回家去吧,不然會找不到回家的路唷!」

 

  小女孩雖然害怕,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還是選擇跟著音樂聲往前方走去;越往前走,不只能聽見音樂,人群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楚。

 

  圍繞招牌的燈泡不停地閃爍,如同森林中唯一一盞明燈。大人、小孩都擠在位於正中央的老舊帳篷前。

  

  人潮的左右兩側,各站著一位腳很長的女性。一位穿著西裝戴著高禮帽的白髮女性;另一位黃色頭髮的女性身穿著墨綠色禮服,右眼被花朵的頭飾遮蓋,仔細看的話,可以看見被灼燒過的傷疤。兩人隔著人群相望,彷若一對不能相愛的戀人。

  帳篷的布幕拉開了,棕髮小女孩擠在人群之中,跟著走進帳蓬裡頭。

 

 

  表演舞台的中央站著一位腳大概長有十公尺那麼高的女性,一雙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觀眾坐上位置,穿著深紅色禮服的她,手拿著一把華麗的扇子對著人群這樣說:「歡迎各位觀眾前來觀賞我們馬戲團首次的演出,我是團長。今晚,將為各位帶來一連串的驚奇怪人秀,保證會讓你們值回票價喔。」

 

  團長說完話之後,兩顆頭的小丑滾著一顆白色的大球出現了。

  「相信有些觀眾已經看過了吧?在上午發傳單的『雙胞胎』!」

 

  台上的他們穿著華麗的高領衣裳,弟弟的那一半是綠色;姊姊的那一半是紅色。他們開心的向觀眾打招呼後,站上大球,開始拋接著沙包。

  團長這樣介紹:「帶來不幸的姊弟,他們的母親因為生下這對被詛咒的孩子而被村裡的人亂棒打死,屍體被丟到井底。」

 

  「沒人關心、照顧的他們;本來該這樣一直不幸到死去的他們;只有彼此的他們,被我給撿到了。」

 

  小丑們丟開沙包,各從褲子的口袋裡拿出兩隻鐵青色皮膚、乾巴巴的手。踩著球,舉高手上的東西,繞著舞台給觀眾們看清楚。

 

  「我用馬戲團的力量,讓他們兩個結合在一起。變成了——『兩顆頭的怪物』呢!」

 

  「啊啊,好可憐的孩子呢。」觀眾這樣說著,眼神卻透露出厭惡,他們繼續說:「真是讓人噁心的雙胞胎啊!」

  

  但雙胞胎好像沒聽見的樣子,「姊姊的頭」甚至以為那些喧嘩都是讚美,反而笑的更開心了。

 

  之後,他們踩著球來到一個被布巾罩住的東西前面。

  好奇地偷偷拉開布巾的一角,往裡頭看,露出驚嚇的表情後,迅速的遠離那個「東西」。

 

  「再來,為各位呈現的是——」團長華麗的轉了一圈後,指向那「東西」說:「歌聲動聽,有著美麗臉孔的——『歌姬』!」

 

  當「小丑們」拉開布巾的那一剎那,觀眾尖叫著說:「看看她的腳呀!」

  只見那位被關在籠子裡的「歌姬」,雖然有著一頭漂亮的綠色長髮,清秀、美麗的面貌,但是她的下肢卻像是神話中的牧神一樣,羊的後腿……

 

  不,那是馬的後腿!

  

  聽著觀眾的驚呼聲,團長滿意的笑了,揮了揮手,示意聚光燈打在「歌姬」的身上。「歌姬」悠悠的啟唇,動人的歌聲環繞場地。

 

  「真是可惜了這歌聲呀,再怎麼好聽,也沒有她主人的外型搶眼啊!」觀眾感嘆著少女她悽慘的身形,目光游移在她的下肢,醜陋的樣子,讓觀眾開心的取笑,「可憐啊,可憐啊。還好我們不像她一樣可憐呢!」

 

  歌聲停止了;「歌姬」的表演結束了,籠子被「小丑們」推往後台。

 

  舞台的燈光再次打開來,團長同樣站在場地中央,不同的是:身高變的和正常人一樣,而在她的面前放置著一組餐桌。她的手抓著一條鐵鍊,被鍊住的是:無法自由行動、雙手被綁在背後的藍髮、藍色皮膚的男人。

 

  「接下來,獻給各位觀眾最後一個表演!」她把那個男人拉到餐椅旁邊要他坐下,鐵鍊咖啦咖啦的作響,群眾們全都安靜的看向場地。

 

  「雙胞胎」蹦蹦跳跳的從後台跑了出來,手上依舊拿著剛剛表演用的那雙駭人殘肢,擺放在男人面前的盤子裡。

 

  團長笑著對觀眾說:「這是沒有舌頭、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吃冰冷食物的『藍膚人』!」

 

  「啊哈哈!團長小姐,這名字取的好遜啊!」

 

  男人看著擺放在盤子裡頭的殘肢,咧開嘴巴興奮的笑了。在他眼裡,那殘肢看起來像是美味可口的大餐。口水垂涎著,迫不及待的把嘴湊近殘肢,一邊咬一邊發出「嘎嘰嘎嘰」的聲響。

 

  「看他的吃相啊,簡直跟野獸一樣呢!」

  「沒有舌頭,也是因為被他自己吃下去了吧,哈哈哈哈!」

 

  觀眾瘋狂的指向還在舞台上的「藍膚人」,惡意的取笑。

 

× × ×

  散場後的舞台,空無一人。

  爆米花、傳單還有飲料,不少的垃圾遺留在觀眾席。

 

  踢了下空的爆米花盒,小女孩像是沒趣的走出帳篷外。

 

  月亮還高掛在夜空上,好像剛剛的表演只是一段不長的時間。大人牽著孩子的手,紛紛離開馬戲團。只有小女孩一個人,孤單走在回去的道路上。

 

  無意間,不知道從哪裡傳來哭泣聲吸引了她。唏唏嗦嗦,是從帳篷後方傳出來的。小女孩偷偷的靠近,從帳篷的破洞往裡頭瞧。

 

  已經換回普通服裝的「雙胞胎」,兩顆頭的脖子都有明顯的接縫。

 

  他們隔著鐵籠,聽「歌姬」哭著問:「為什麼每次都要這樣笑我們呢?」

  

  「變成這樣的身體,又不是我們自己選擇的。」

 

  弟弟的手,伸進鐵籠內,輕輕的抓起一撮綠色長髮,湊近自己的鼻子輕嗅;即使鼻子早就沒有嗅覺,但那舉動卻好像能讓他回憶那股淡淡的髮香。

 

  姊姊的手,也伸進鐵籠內,開心地牽住「歌姬」的手,慢慢的對她說:「不要哭。」

 

  「歌姬」抬頭看著「雙胞胎」中的姊姊,那從笑地彎彎的眼角中所擠出的淚水,還有那早就已經扭曲過頭的笑容。

  「不要,哭。請,妳不要,哭。」不斷的重複這一句話,就像跳針的唱片的一樣,哽咽的淚水滴答滴答落下。

  

  「歌姬」心疼地把空的另一隻手伸出鐵籠外,牽著弟弟的手,對他們說著:「逃走吧,這樣太痛苦了,痛苦的令人想死呀!」

 

  「那是不可能的。」穿著一身紅色禮服的團長,站在「雙胞胎」的身後。嘴角彎成美麗的弧度,她繼續說:「就算你們真的逃出去了,又能怎麼生活呢?」

 

  「妳也看到了對吧,那些觀眾的眼神。今天他們這樣取笑你們,是因為你們還有娛樂價值啊,可是走在街頭上的話,一定會更惡劣的對待你們唷。」

  「把我們變成這樣的,不就是妳嗎!」鐵籠裡的「歌姬」對她哭喊著。

 

  「哎呀,我只是把別人不要的東西撿回來利用啊。」團長掩著嘴,姿態就像是做了一件偉大的事一樣。

 

  「既然這麼痛苦的話,就讓你們決定好了。到底是要離開、還是繼續留在這裡呢?哈哈哈哈哈!」團長高傲的姿態離開了後台,任憑「歌姬」喊著「放我們出去!」,都不再回頭,從後台消失。

 

  「嗚嗚嗚,好痛苦啊,痛苦的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最後,哭累的「歌姬」也只能捲縮在鐵籠裡;嘴上的話語不停地重複,然後越來越小聲。

  直到她睡著為止。

 

  「很,快樂唷,」弟弟的頭,看著「歌姬」的睡臉,手輕輕摸著綠色髮絲,在她耳邊輕語說:「能跟姊姊在一起,還有,歌姬姊姊、藍膚人,所以,很開心。」

  姊弟兩小聲的哭著,唏唏嗦嗦。

 

  突然停止了哭泣聲,「雙胞胎」抬起頭望向小女孩偷窺的那個小破洞。

 

  

× × ×

  小女孩驚慌的跌坐在地,遠離那個小破洞,深怕那對「雙胞胎」會從小破洞衝出來把她抓進去一樣。

 

  心臟噗通噗通,小女孩只要一想到剛剛看見的畫面,噁心的反應馬上就出現了。她看見「雙胞胎」的手滿是潰爛,流著黃色的液體,不少地方都有縫線的痕跡。「歌姬」的馬腿也是,在毛脫落的地方,是紅紅水水的一塊。

 

  「還是,快點回家吧。」小女孩打了個哆嗦,就要轉身往馬戲團的出口走去。

  

  才一轉身,她的去路已經被擋住了。

 

  「是迷路的孩子呀。」長長的影子覆蓋在小女孩的身上,抬頭一看,是那位戴著高禮帽、穿西裝的女性,深紅色的眼睛帶著笑意,目不轉睛的看著小女孩。

 

  她嘴巴咧開,對著小女孩伸出手,帶有邀請意味的說了:「妳也跟我們一起來吧。」

 

  「不、不要!」小女孩害怕的搖了搖頭,拒絕女性的要求。

  「為什麼不要?」被拒絕的女性感到疑惑,她歪了歪頭,說:「妳不也跟我們一樣,是畸形兒呀。」

 

  小女孩愣住了。

  「妳怎麼,知道的?」她無助的看著女性問。

 

  「哎,因為我長的高呀。」女性撥開了小女孩的帽子,在頭的左邊,有一支被折斷的角。

  她輕撫過那支角的斷面,凹凸不平的,好像被人用很大的力氣折過一樣。

  「當妳擠在人群裡面的時候,有不少人都露出可怕的表情呢。他們還喃喃的說——」女性哀憐的看著小女孩顫抖的身子,無情的繼續說。

 

  「討厭,好噁心啊。她頭上的角說不定惡魔的証明呢!」

 

  女性對小女孩伸出了手,示意要小女孩跟他們一起走。

 

  小女孩回想著,那些惡言惡語。頭上的痛楚還火辣辣,角被折斷的事猶如昨天才剛發生的。

 

  爸爸,從沒有正眼看過她一次。她出生之後,一直喝酒。

  媽媽,還把她丟掉過一次。

 

  父母曾經在她的脖子套上繩索,另一端綁在樹幹上;雙手綁的牢緊之後,頭也不回的走了。不管女孩怎麼哭喊,她的父母都像是沒聽見一樣。

  之後還宣稱,孩子被熊吃掉了。要不是因為有獵人路過,她可能真的會被熊給吃了!

 

  「來吧,跟我們走吧。」女性的話語圍繞在她耳邊。

 

  父親在一個寒冬的夜晚,喝到醉茫茫,搖搖晃晃走在夜路上,不小心從橋上跌落河中。不會游泳的他,就被淹死了。

 

  聽到噩耗的母親大哭,哭完之後對她拳打腳踢,然後握住她的角,「啪嘰」發出奇怪的聲響後,折斷了。

  瘀青、傷口會好。可是折斷的角不會再長出來。

 

  和她破碎的心一樣,不會好。

 

  爸爸和媽媽,都不愛我。

 

  「我們,會好好疼妳的。把妳當作可愛的妹妹一樣,疼妳,愛妳。」手又更靠近小女孩,見小女孩目光閃爍,她繼續說:「因為我們都一樣,不完美。」

 

  小女孩搭上了女性伸出來的手。

 

  「又有新商品了呀,」站在遠處的團長笑了,喃喃自語的說:「該讓她有什麼『賣點』好呢?」

 

  「對了,」她微笑著,吐出令人惡寒的話語:「把她的耳朵切掉,縫上羊的耳朵好了!」

 

× × ×

  「來呀,來呀!快來看呀!馬戲團來了唷!」穿著紅色禮服的棕髮小女孩,手抱著一疊傳單,穿梭在人群之間。

 

  頭上的角突兀的讓人以為那只是裝飾,但仔細一看,就可以發現那支角,的確是從女孩的頭長出來的。再看仔細一點,也會發現那女孩的耳朵,是動物的耳朵。

 

  快樂的神情,洋溢在女孩的臉上,她一邊發著傳單,一邊用開心的聲音說:「令人愉快的馬戲團來了唷!」

 

 

  馬戲團呀,馬戲團。

  在森林深處的馬戲團。

  那裡面的團員,都非常快樂。

 

 

~~ The End ~~

 

 

,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